SQLSTATE[HY000]: General error: 1021 Disk full (/tmp/#sql_56d7_0.MAI); waiting for someone to free some space... (errno: 28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拍摄景点

奥地利首都的历史

维也纳那些宏伟建筑的昨天与今天

我们认为,要真正了解维也纳的建筑和它所能提供的独特场景,我们需要深入了解这座城市的景观是如何以及为什么在几个世纪中发展起来的。我们将从巴洛克时期说起——最具象征意义的建筑都是在那个时候建造的,然后我们再一路倒回来,直到当代维也纳。自电影诞生以来,维也纳一直被用于影视作品的拍摄地,无论历史题材或现代题材。看一看这座城市丰富多样的真实场景,您就能了解在历史背景下这座独特的城市可以向影视制作人和摄影师提供什么。

我们认为,要真正了解维也纳的建筑和它所能提供的独特场景,我们需要深入了解这座城市的景观是如何以及为什么在几个世纪中发展起来的。我们将从巴洛克时期说起——最具象征意义的建筑都是在那个时候建造的,然后我们再一路倒回来,直到当代维也纳。自电影诞生以来,维也纳一直被用于影视作品的拍摄地,无论历史题材或现代题材。看一看这座城市丰富多样的真实场景,您就能了解在历史背景下这座独特的城市可以向影视制作人和摄影师提供什么。

巴洛克建筑的力量

被称为巴洛克的国际欧洲风格也席卷了奥地利,当时奥地利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主要国家。由于整个国家忙于战争一直持续到1648年,50年代中期才有文化繁荣的踪影,与其他国家相比仍稍有延迟。从17世纪初的意大利开始,巴洛克风格成为了天主教会的权力和财富的最新表现形式,对大众和对其他统治者都是如此。为了确保他们的信徒不会被归正教会游说,他们尽其所能在风格上使本宗教和世俗建筑变得华丽而威风,在许多电影中都可以印证这一点。


当奥地利统治者看到这种新兴的文化浪潮时,他们意识到,他们必须把这种风格作为自己的风格以证明奥地利在国际政治和文化中的地位。由于奥地利各教会之间的气氛不算太紧张,所以更多的是皇室在利用巴洛克建筑上大做文章。巴洛克在1600年左右诞生于意大利,因此奥地利的巴洛克风格极大地受到了意大利人的影响,他们甚至定期从意大利聘请建筑师来为他们自己的建筑师传授经验。但无论如何,奥地利巴洛克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方式来诠释17世纪的西欧文化。毫无疑问,这些非凡的场景以一种奥地利特有的巴洛克气息,非常适合年代剧拍摄,比如内部装饰华丽无比的圣伯多禄教堂。

宫殿和宅邸

约翰·卢卡斯·冯·希尔德布兰特(Johann Lukas von Hildebrandt)是哈布斯堡帝国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之一。他真正地运用了巴洛克风格,不仅仅是复制,而且是基于深刻的理解,因为他出生在意大利,在意大利最具代表性的巴洛克建筑师之一的卡洛·丰塔纳(Carlo Fontana)门下学习。后来他成为了维也纳的首席建筑师,设计了许多宫殿、庄园和大小教堂。例如,他设计了华丽的圣伯多禄教堂,其椭圆形的平面布局和复杂的内部结构使它毫无疑问地成为了那个时代的代表。

壮观的查理教堂

在维也纳的建筑史中,另一个毫无疑问的重要人物是约翰·伯恩哈德·菲舍尔·冯·埃尔拉赫(Johann Bernhard Fischer von Erlach),举个例子,他的名字常常与美泉宫连在一起。他是独特的帝国风格的创造者,这种风格不仅具有巴洛克元素,而且受到来自整个建筑史的影响,他还设法使意大利巴洛克风格适应奥地利人的审美品味。约瑟夫一世授予他贵族身份,以感谢他对宫廷的贡献。他建造的宫殿以其华丽的装饰带来了一种活力感,以其大胆的结构带来了不朽的力量。


“Barockkaiser”,意即巴洛克皇帝,是利奥波德一世、约瑟夫一世和卡尔六世的昵称,因为他们是巴洛克风格的狂热支持者和委托人,其影响至今仍能在维也纳的大街上看到。

冷战背景下的维也纳

卡洛·李(Carol Reed)的代表作《第三人》不仅以维也纳为背景,在维也纳拍摄,而且影片本质上与奥地利首都二战后的气氛息息相关。这部由约瑟夫·科顿(Joseph Cotten)、阿莉达·瓦利(Alida Valli)和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主演的影片围绕着一场针对发生在阴暗街道间的谋杀案进行的私人调查展开。它是用德国的表现主义风格拍摄的,黑暗、粗糙的图像预示着冷战时代的到来。这些场景被用来展现被打败的帝国城市中那种衰败的宏伟。除了典型的狭窄街道和建筑外墙,其中还有一个场景是普拉特游乐园,它至今仍在营业。

维也纳新古典主义——无数城市的典范

在18世纪,奥地利的建筑师们又一次对欧洲的建筑潮流敞开了大门,但他们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诠释它们。在法国和意大利,新古典主义是一种以清晰简洁的几何形状为主、比例复杂、引用了希腊和罗马的宗教建筑的风格。在维也纳,他们更自由地诠释这种风格,让建筑更加华丽,使用的比例也略有不同。正如巴洛克对维也纳所做的改变,新古典主义建筑不仅影响了其他奥地利人,还影响了帝国内所有的大城市,如布达佩斯、布拉格、布拉迪斯拉发和克拉科夫。

Qzone

特奥费尔·翰森(Theophil Hansen)进一步简化了这种风格;他在维也纳环路上设计了奥地利国会大厦。它的简洁性、圆柱和弧形顶饰都引用自古希腊,民主的诞生地。维也纳金色大厅,这个当今最受推崇的音乐厅之一也是他的作品,推崇的原因在于其一流的音响效果,为拍摄和收录音乐会创造了理想的条件。

奥地利民主的核心:维也纳的国会大厦
造型奇特的Semper仓库就像是一个音乐厅一样

戈特弗里德·森佩尔(Gottfried Semper)是这一时期重要的建筑师;他重新设计了维也纳环路,建造了国家艺术史博物馆、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以及城堡剧院。城堡剧院至今为止一直是世界上重要的音乐场所之一。他还设计了Semper仓库,它有着如此优雅而极简的内部庭院,以至于投射出的“新艺术运动”风格即将诞生。这个仓库是2015年的电影《金衣女人》的众多场景之一,这部影片揭露了维也纳过去的阶层状况。所有在维也纳拍摄的场景都很有名,值得庆幸的是,它们并没有被影视作品过度使用,还能够像以往一样迷人。

维也纳独有的新艺术运动

维也纳的艺术家和建筑师们团结在一起,创造了一种特殊的“新艺术运动”风格,并命名为“维也纳分离派”,较之其他国家的风格更轻柔,也更女性化。在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的带领下,他们为学院派的历史主义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影响力遍及欧洲的各个角落。

例如,与欧洲艺术史上的其他作品相比,奥托·瓦格纳(Otto Wagner)的卡尔广场城铁站完美地展现了他们在装饰性、色彩运用方面所使用的有机形状,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审美品味。然而,瓦格纳的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展示了分离派是如何通过抛弃装饰、使用更简洁但全新的形状来使气氛更轻柔、更纯粹而进一步发展的。

这是瓦格纳的杰作

阿道夫·路斯(Adolf Loos)和他的作品Looshaus开始走出分离派风格,因为他不喜欢装饰,更专注于实用性。引用他的一句口号:“一个人越是罪恶,就越喜欢装饰。”他的这栋建筑因为惊人的简洁性而被称为“无眉之屋”,预示着现代主义、极简主义和新理性主义等未来的美学风格。皇帝弗朗茨·约瑟夫(Franz Joseph)从他的宫殿霍夫堡中就可以看到这栋建筑,心生厌恶。

敢于面对君主的现代主义纪念碑

这些场景非常适合捕捉发生在20世纪之交的改变和创造力的气氛。而这种创新的能量总能出现在这些街道上,能被摄影机捕捉到,并激发你的最新作品的灵感。

现代化

说到维也纳建筑的独特瑰宝,不得不提佛登斯列‧汉德瓦萨(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的百水公寓。在某些方面,他延续了有机的、缤纷多彩的分离派美学观,但比他们走得更远,比如拒绝直线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他设计的公寓非常受欢迎,是游客们喜欢去的地方。

爱奇艺

另一方面,冈瑟·多米尼希(Günther Domenig)也研究了有机形式,但他是在纪念碑范围内,使用野兽主义、雕刻、抽象的形式。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他自己的房子Steinhaus,不断地巩固其在文化上的重要地位。


维也纳西火车站是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最重要的拍摄景点;故事就是从这个现代的车站开始的,然后火车上不期而遇的两个陌生人在维也纳经历了一次计划外的奇妙旅程。


在后现代主义建筑师中,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是一位杰出代表。在美国和瑞典学习并工作后,他在维也纳开设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建筑容纳了有机与几何、极简与装饰性这两种看似对立的形式,将玻璃与大理石、金属与石块等材料结合成一种雅致而时髦的风格,如同折衷主义者,又似极简主义者。他大胆地在圣史蒂芬大教堂对面设计了一片醒目的现代建筑Haas Haus,引起公众一片哗然。

国际知名的伊拉克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曾在奥地利受到重用。她设计了自己在维也纳的房子,房子就建在奥托·瓦格纳(Otto Wagner)的火车拱门的支柱上。而维也纳大学的图书馆和学习中心是在她意外离世前完工的最后一栋建筑之一,不仅有着非凡的内部装饰,而且几乎所有的墙都倾斜了35度。

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图书馆的内部装饰

因此,维也纳是一座真正充满了建筑瑰宝的标志性城市,每一栋建筑都代表着艺术史上的一个特殊时期。其功能性、气氛和规模都如此多样,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它激励了许多影视制作人去创作真正的艺术作品,时至今日,仍然向影视和摄影开放,并将成为那些作品里的标志性场景。


这是我们关于奥地利建筑史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下次我们将围绕蒂罗尔(Tyrol)的建筑,仍然是特地为影视制作人而写。

正在下载
正在压缩